大张伟:曾烦唱歌 韩国MV是给女人的毛片

杂碎类 - 2014年02月7日 - 来源: 新浪娱乐  - 发表评论(5)

近日,大张伟接受《Vista看天下》杂志专访,谈到自己对目前现状,虽然依靠《大咖秀》逗得观众开心,但成就感很低,对于一个歌手,这是人生失败到最低谷干事。对于乐坛,大张伟认为在中国有才华也容易被埋没,比如窦唯。而韩国歌曲的MV就是给女人看的毛片。以下是《Vista看天下》专访全文——

http://wuliaoo.com

83年出生的大张伟15岁就成了“花儿乐队”主唱,26岁乐队解散,因为出道太早,总感觉他已经历过大红大紫又起伏跌宕的星途。参加“大咖秀”算是展示了他在唱歌之外的另一面才华,他自嘲说人生是没得规划的,“我15岁喜欢摇滚、组乐队、出唱片,再怎么规划也不会规划到自己30岁的时候要模仿蔡琴吧?”

他厌恶表演,“大咖秀”提供了他一个绝好的舞台——虽然每次长达数小时的化妆把他变做了别人,但内里仍是那个现实的他,他只需要真实呈现出台下的状态就能逗乐别人。“这可能就跟我是北京人有关系,因为我南城人就是好低俗。我跟你说,他们大院的以前找对象,一说你是南城的,都不跟你谈恋爱。但是我们南城也有范儿的,三环外的绝对不跟谈。”

大张伟天生有那种北京人自嘲的勇气,和懒散不上进的气质。他喜欢郭德纲相声和冯小刚的电影,觉得前者超有才华,“你们老说冯小刚是草根,人家根本不承认,郭老师才是真草根。就说他嘬烟的那两下,不是草根谁也学不来。”他模仿了一下,自己就笑了,“就这一动作,够我了半年的。”

他看了很多年脱口秀,国外能看到的都找来看,最爱穿着邋遢西装恶搞吐槽的苏格兰脱口秀主持人克雷格·费格斯,“他说笑话时特别一本正经,而且爱讲脏话,我太喜欢他了,他做节目的状态特别好。”他喜欢的喜剧片也是那种充斥着低俗笑料段子的,比如好莱坞喜剧天王亚当·桑德勒去年主演的《长大成人2》,是《时代》杂志评选的2013年十大烂片第一名。

现在他在土豆网甚至有了自己主持的娱乐真人秀节目,带着贾玲、白凯南和其它各路人马,延续了《百变大咖秀》的角色扮演,每期极尽夸张地整蛊颠覆。只是他有时也会想到自己在做的事其实并无意义,“所以我不太容易开心,不能说大家开心我就高兴了……算了,想的越多就想自杀,反正我总是在纠结,毕竟以前是写摇滚乐的。”

记者:你觉得逗观众开心是让你失去原则了吗?

大张伟:其实花儿乐队开始唱《嘻唰唰》之后,基本上就是以观众的角度为主了。我觉得人是没有底线的,就比如说有人觉得SM特别不能接受,但有人觉得被抽鞭可爽了,关键是你看站在谁的角度上,所以人没有底线之分,只有角度之分。

记者:所以你的底线是不断沦丧的。

大张伟:《百变大咖秀》是一个雅俗共赏的节目,里边很多帅的,那我们就属于俗的那你看贾玲是专业学表演,白凯南老师以前是专业开摩地的,哦不是,专业搞相声的,我就一唱歌的,所以说我在向他们俩学习。

记者:贾玲老师都说你不说相声可惜了,你有天分。

大张伟:我应该干的事多了,关键是没干。我真要说相声的话,对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事,那谁还看他们呀。(贾玲插嘴:所以我说大张伟没讲相声给我们留了一口饭。)你就吃一口够吗?

记者:你曾经在采访里说觉得音乐才是你的乐趣所在,是真心话吗?

大张伟:当然了,我演这个观众开心,但我成就感是低的。对于一个歌手来说,这真是一个人生失败到最低谷时才来干的事。

记者:那你不认为你在做的是喜剧吗?

大张伟:是喜剧。关键我觉得我不配做喜剧,我认为恶毒才会幽默,但电视是不能恶毒的。就像《私人定制》我就觉得特别好,尤其是第二段,好多人觉得不舒服,是因为里面的说话方式没有按照正常的来。比如他说群众里有坏人,怎么能这么说呢?一般人都认为你一定要说领导贪污,才会过瘾,但他偏偏反过来说。其实在中国幽默感向来都特别不勇敢。

记者:那你会去看现在一些网络段子手的作品吗?

大张伟:我都看,但我觉得他们有点过于自我膨胀了。也没有很逗,有时看一百段,也就三四段还可以。

记者:你现在也有自己参与节目中来,比如模仿易中天,据说都是你自己在写台词,现在还有个主持的娱乐秀。

大张伟:我觉得就是激发自己潜力,先试试,事实证明可能才华还是尚浅。

记者:太谦虚了。

大张伟:没有。前几天我突然听说泰格·伍兹一件事,让我突然意识到才华才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,跟努力一点儿关系都没有。泰格·伍兹打高尔夫球那么好,但他还有27个情妇,是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去练球的。他只需要跟女孩睡完之后,然后去找另外一个,然后去全世界参加比赛。赢完后转飞机,第二天又跟女孩睡,然后就又赢了。这靠的是什么?体力跟才华。我觉得一个男的有3个情妇就已经基本活不下去了,但他有26个,而且身体也好。我就觉得所以很多时候真的是靠才华,如果他真才华横溢的话,只需要做一点点的努力就够了。

记者:那你要想他才华都集中在一处,你又会唱歌,又会讲笑话。

大张伟:哪个都不好啊。而且在中国文艺行业,才华是最容易被淹没的。比如窦唯,我觉得他的音乐是最牛逼的。

记者:那就是说才华愿不愿意用来取悦大众。

大张伟:也不是,大众你不需要取悦他,是电视在取悦,你艺人不用取悦大众。比如说龚林娜她最开始唱《忐忑》,她肯定没想要逗大家乐,但这种曲解就变成了搞笑。她顺着这搞笑红了,后边就是故意了。但我觉得任何一样事物爆红都不是因为取悦,郭德纲也是,他讲笑话恶毒,好多人来说听他讲相声,他还是很爱讲屎尿屁。

记者:现在一些新的国内脱口秀节目你喜欢吗?

大张伟:我之前看过王自健的《小王爷》,觉得挺好玩的,但说脱口秀之后就不好玩了。因为他就一北京二流子那样儿,多有意思,突然去了上海,戴上领结,穿上西服,一个北京二流子你穿成那样,就怎么都不逗了。我觉得像相声、脱口秀就一定要贱、恶毒、把自己摆得特别低,那样才会让大家乐。网上有好多二人转就挺逗,我都乐出过尿来的。

记者:我看有人采访问你,会不会去上《我是歌手》?

大张伟:我嗓子不行,我音域太低了,唱《我是歌手》得是高音。

记者:你看罗琦也是出来唱摇滚的。

大张伟:我认为罗琦、周晓鸥那些都不是摇滚乐,摇滚乐就两件事,怀疑与批判,哦再加一姑娘,三事。

记者:那你之前唱歌开心吗?

大张伟:其实我有段时间特别特别烦唱歌,觉得特别无聊。我在台上心说这么些破歌观众你鼓什么掌?什么《嘻唰唰》,我真的特讨厌。

记者:那你也没有表现出过叛逆,没摔过吉他,也没罢唱。

大张伟:我觉得在中国表现叛逆这件事情,就特别无聊。你看腾格尔这才叫叛逆,(指着电视里正循环播放的腾格尔《桃花源记》的MV),这才是我最近看过干得最叛逆的事。(画面里腾格尔正在摇头晃脑身体幅度夸张地假装吹笛子,但是画面只出现了陶醉的面部表情,没有笛子)你看这个我就做不出来,我要是拍完看见肯定会删的,这都不是性暗示,是直接撸啊。其实这讲得就是老哥去夜总会的故事,中国大部分文艺作品都是借古讽今,你直接拍夜总会是不能播的,就得假借桃花源。

记者:那你现在还唱新歌吗?

大张伟:为什么我会那么愤怒,因为我这人矛盾点特别多,我之前出歌真的或多或少都在取悦大家。你知道人家写歌是靠走心,我写歌是靠统计,我会把那些个T0P500之类评的歌找来听,看哪些东西是相通的,又是我能唱的。然后我总结出中国人只能接受三种音乐:一种是苍凉的,一种是悲情的,还有一种就是喜庆的。然后苍凉跟悲情我都唱不了,因为我长了一副缺的脸,喜庆也谈不上,所以我只能干点开心的事。我就故意去写些快乐没有任何思想内容的歌,就是穷开心。

记者:这不是汪峰老师的统计学吗?

大张伟:其实我觉得汪峰之前的歌曲不错,自从《春天里》之后就跟机场里卖的成功学没啥任何区别了。不过我后来想我之所以能够这么low是因为我们家是大杂院的,人汪峰爸爸好像是拉小提琴的,生出来的孩子肯定不一样。

记者:你听这些韩文歌吗?(电视开始放东方神起组合的歌曲)

大张伟:我觉得那个权志龙还是不错的。其实我一直认为这些韩国歌曲的MV就是给女人看的毛片。什么叫脑残粉,就是性冲动,她们就是觉得他怎么能这么好看。我跟权志龙是同台过的,人家刚冒出一个头,那些小女孩都疯了,恨不得内裤都脱了。

记者:像你的歌在KTV里传唱那么广会有钱拿吗?

大张伟:没有也无所谓,我都靠商演。再说凤凰传奇不是接替了我们吗?

记者:接替了你们的《穷开心》?

大张伟:对,神曲都是一批又一批的。

记者:所以你们才是最早的神曲。

大张伟:没有,我觉得最早的神曲是《纤夫的爱》,就是能洗脑,你听听“妹妹你坐船头,哥哥我岸上走”,能不魔音穿耳吗?



无聊哦官方QQ群:44131124

打赏

5 条评论 │ 吐槽 »

     
  1. 1 – –2014/02/07/12:35

    赞一个大张伟

    回复

  2. 2 哭笑2014/02/07/18:03

    我居然看完了…只能说话糙理不糙…

    回复

  3. 3 jl2014/02/07/21:22

    看来是歌傻人不傻。

    回复

  4. 4 2014/02/09/15:53

    赞一个

    回复

  5. 5 蝴蝶效应2014/02/13/11:03

    现在的社会不能取悦大众基本没有前途。

    回复

可按Ctrl+Enter提交评论,欢迎盖楼!

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