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乐家

两个音乐家相遇……
文字,   16条评论 »

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笔者的这样一条状态: 做着做着微积分,诗兴大发,又感道:高数是一道明媚的忧伤。 然后,有才的田耕老师和他的得意弟子我就产生了如下对话 —— 田:爵士是一纸凌乱的凄凉; 童:民谣是一缕落寞的清新; 田:金属是一次绚丽的死亡...